0.3元毛利却年销4亿,依靠海外代工冲击A股

茂名资讯网 / 2018年01月14日 14:24

出口贸易给企业带来的收益背后,靠的是国内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等,随着人口红利逐渐减弱,环境发生变化,出口企业的业务越发难做。至今,牙刷行业依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。作为位列国产牙刷第一阵营的倍加洁,同样面临两难的选择。

你手里正在使用的某些品牌牙刷,也许正是江苏扬州倍加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:倍加洁)生产出来的,只不过没印上倍加洁的 logo。

倍加洁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,无论给国外客户做代工,还是国内客户做贴牌,倍加洁的商业逻辑是只负责生产,不负责渠道,纯粹赚点手工钱。

事实上,代工厂能落到口袋里的钱寥寥无几。斑马消费根据倍加洁披露的招股书测算,2016 年,倍加洁每做出 1 把牙刷,毛利润只有 3 毛钱。

目前外资品牌在国内牙刷市场占据绝对优势,本土领军品牌正在奋起追赶,包括倍加洁的 ODM 客户舒客、云南白药、冷酸灵等知名品牌,但往往 " 神仙打架、凡人遭殃 ",倍加洁采取 " 鸵鸟政策 ",只想保着自己 3 毛钱一支的毛利,恐怕并不是长久之计。

每支牙刷毛利 3 毛钱

20 年前,倍加洁创始人张文生把创业标的选在了看着不起眼、但每天必须用到的牙刷上面。

他创立的明星牙刷(倍加洁前身)与彼时风靡全国的三笑牙刷,都位于扬州的杭集镇上,每年全国近 8 成的牙刷都出自这里。

2000 年三笑牙刷被美国高露洁收购,凭借高露洁在全球的渠道网络,三笑牙刷成为高露洁全球最大的牙刷生产基地。

与此同时,代工、贴牌成为当时杭集镇牙刷工厂的主要业务。

倍加洁靠 ODM 发家,这家工厂的牙刷出口量一直保持在国内前列。

做牙刷赚不赚钱?严格意义上来讲,需要靠规模化的产量来拼利润。

2016 年是该公司报告期内营收规模最大的一年,当年卖出 4 亿支牙刷,获得销售收入 4.52 亿元,占总营业收入的 7 成左右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当年倍加洁的牙刷国内销售单价为 1.18 元 / 支,海外单价为 1.01 元 / 支,单位成本分别为 0.82 元 / 支和 0.74 元 / 支。

这样算下来,一支牙刷的毛利润为 3 毛钱。

倍加洁主要依靠 ODM 代工,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度也较高。

虽然倍加洁也有自主品牌业务,但报告期内的营收占比并不大。2014 至 2017 年 1 至 6 月,自主品牌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0.72 亿元、0.72 亿元、0.81 亿元和 0.40 亿元。

长期以来,这家公司对海外市场较为倚重,报告期内,公司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51.52%、45.78%、47.27% 及 49.49%。

低价之路恐越走越窄

中国牙刷市场有一个共性,比如生产 5 支牙刷,一定有 4 支出口。抢占海外市场能让企业赚得盆满钵丰,这背后也暗藏了较大的经营风险。

斑马消费注意到,出口贸易给企业带来的收益背后,靠的是国内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等,随着人口红利逐渐减弱,环境发生变化,出口企业的业务越发难做。

至今,牙刷行业依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。目前,依靠优化生产工序、提升工作效率,仍然不太可能将人员和原材料成本的增加消化掉。

倍加洁位列国产牙刷第一阵营,同样面临两难的选择。

倍加洁披露的招股书显示,2014 年至 2017 年上半年末,职工人数分别为 1572 人、1519 人、1661 人和 1675 人,员工人数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在应付职工薪酬方面,还是有大幅波动,2014 至 2017 上半年应付职工薪酬分别为 1115.14 万元、1235.42 万元、1837.70 万元和 1300.07 万元。

除了人力成本,牙刷成本还包括直接材料、制造费用以及进项税转出等,其中直接材料一直在 60% 左右,而且逐年微增。

上述因素暴露出倍加洁受成本压制等原因,想提价而不能大幅提价的苦恼。尽管,一支牙刷的单位成本从 2014 年的 0.77 元 / 支升至 0.82 元 / 支。

就拿牙刷产品来看,国内销售单价从 2014 年的 1.10 元 / 支升至 2017 年上半年的 1.23 元 / 支,国外销售单价同期 0.91 元 / 支和 1.13 元 / 支,提价幅度有限。

最关键的是,虽然成本已在上升,如果轻微的价格调整会损失大量客户,尤其以出口为主的牙刷企业,加上不断提升的人民币汇率使得牙刷出厂价格变相提高,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价格优势。

这也可能是报告期内,倍加洁外销业务持续波动的重要原因。